http://www.zgjzjlb.com

黑脸琵鹭有望脱“濒”

黑脸琵鹭有望脱“濒”

全球黑脸琵鹭数量首次超过4000只

黑脸琵鹭有望脱“濒”

深圳湾环境治理、湿地保护为黑脸琵鹭营造和谐家园。

黑脸琵鹭有望脱“濒”

黑脸琵鹭的保护仍然任重道远

大洋网讯 “在靠近上步路的深圳河一带,经常能观测到上百只的黑脸琵鹭。”中国鸟类学会会员、深圳市观鸟协会常务副会长田穗兴兴奋地说。得益于深圳湾水质的持续改善和湿地保护措施,深圳湾的黑脸琵鹭近年来稳定增长。

日前,香港观鸟会统筹的“黑脸琵鹭全球同步普查2019”结果显示,全球黑脸琵鹭数量已增至4463只,这是20多年普查以来首次破4000只,这种珍稀候鸟也有望由“濒危”降至“易危”。不过栖息地的破坏、人为干扰的因素仍存在,黑脸琵鹭的保护仍任重道远。

全球黑脸琵鹭首破4000只

根据普查结果,全球黑脸琵鹭的数量由2018年的3941只,增加至2019年的4463只,数量增加522只,增长率达13%。这是自1994年普查以来,黑脸琵鹭数量首次超过4000只,显示了25年黑脸琵鹭保育成果的显著。

记者了解到,全球同步普查调查地点约有100个,综合过去20多年的数据显示,黑脸琵鹭的数目正持续、稳定地上升。香港观鸟会研究经理余日东认为,检视过去5年的数据,黑脸琵鹭的数目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深圳湾等国家和地区都录得显著增长,说明黑脸琵鹭的增长并非发生在个别地方,而是“整体数量的增加”。

普查数据显示,今年黑脸琵鹭涨幅最大的是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和上海,比2018年新增246只,增幅达到33.1%;香港和深圳共拥的深圳湾从2018年的350只增至383只,新增33只,涨幅为9.4%。

黑脸琵鹭的保育工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期,经过漫长的奋斗之路,黑脸琵鹭从20多年前全球300只不到,到现在突破4000只。红树林基金会秘书长闫保华表示,这不仅代表着黑脸琵鹭保护工作取得显著的成绩,更代表了近年来政府和各类鸟类保护组织在宣传推广上的成效,使得这种珍稀候鸟在人们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让人们不断加入到黑脸琵鹭的保护行动中。

余日东预计,黑脸琵鹭有望在IUCN(世界自然保育联盟)濒危物种红皮书中,由“濒危”降至“易危”,这是亚洲鸟类保育史上难得的正面例子。

湿地保护给琵鹭建一个“家”

一直以来,深圳湾都是黑脸琵鹭的重要中转站之一。在黑脸琵鹭的保护工作上,深圳一直在尝试着综合性的治理方法。

田穗兴说,这些年深圳在治理水污染上下了大力气,关停排污口、管网建设,水质的提升直接反映到候鸟数量的增加;深圳湾禁渔,也丰富了黑脸琵鹭的食物来源;候鸟季期间,深圳湾公园频繁的公众观鸟活动、自然教育课程,使得人们对黑脸琵鹭的认识加深,人为干扰候鸟栖息的行为也减少了。

而在红树林基金会副秘书长李燊看来,深圳采取积极的湿地生态经营也是黑脸琵鹭数量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

2006年,处于福田红树林自然保护区中的鱼塘,正式被收回用做候鸟的栖息地以及补给站。相关政府部门以及红树林基金会也对淡水湿地环境进行了修复,将保护区的2~4号鱼塘改造成黑脸琵鹭以及候鸟的“食堂”,方便黑脸琵鹭等其他候鸟来落脚。

“像黑脸琵鹭这种鸟要站着吃东西,如果水太深,水鸟很难觅食。”李燊说,鱼塘改造的精髓在于水位管理,将原本分割开来的小鱼塘打通,改造成缓坡、小岛,候鸟就有了歇脚的地方,深圳湾的潮水涨起来时降低水位,候鸟也能够在鱼塘里驻足觅食。

未来增加深圳湾黑脸琵鹭的承载量

在今年的普查中,香港观鸟会预计黑脸琵鹭的数量未来将会稳定上升,今后保育工作方向将从增加原来越冬地的承载量和扩大黑脸琵鹭版图入手。

记者注意到,在普查结果中,江门录得黑脸琵鹭数量由2015年的23只升至2019年的61只,雷州半岛于2014年录得4只至如今的14只,这显示黑脸琵鹭的越冬地可能正在扩展。

而在增加黑脸琵鹭承载量上,李燊特别提到了鱼塘。根据普查结果,深圳湾的黑脸琵鹭数量,单在鱼塘就录得超过30%的黑脸琵鹭,反映鱼塘是它们喜爱的重要生活环境之一。

李燊介绍,传统的鱼塘养殖,养殖户会在10月收获后“晒塘”,将鱼塘的水位降低,这时正处于候鸟南迁季,有利于候鸟觅食。假如要增加深港黑脸琵鹭的承载量,除了继续实行7年的香港鱼塘生态保育计划,香港观鸟会建议,应增加主动的保育措施,保持深圳湾一带鱼塘的完整性,特别是维持传统的养殖运作。例如香港特区政府应更审慎地批核鱼塘区的发展计划,市民可以更积极支持本地鱼塘的水产,有利协助黑脸琵鹭永远脱“濒”。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